国美易卡金融

这又变得难以理解了,因为双眼中对视网膜一致现象的轻微移置以一种难以觉察的微小程度改变了场组织。另一方面,由于凝视“ 机制 ” 是不完善的,国美易卡怎样才能假设一种完善的会聚机制呢?

国美易卡不该忽略两个例子之间的差异,因为在这里,与完美程度的最微偏差将会引起强大的力,它可以立即把系统推回到正常的位置上去。由此可见,会聚是汉弗莱守恒倾向的一个精彩事例,也是有机体的平衡稳定性的一个精彩事例。   

国美易卡归纳一下自己的观点。传统的先天论无法处理调节问题,为了解释凝视,该理论必须假设一种十分复杂的结构,它以一种秩序井然的方式完美地运作着。这种有序性是由于结构,并非“ 真正的 ” 有序,而只是偶然的有序。国美易卡的理论仅仅作出一种假设,也就是说,知觉场的条件(通过对它的启动和 “ 掌舵 ” )影响着动眼系统。这种假设存在于传统理论的反射弧概念之中,即传入兴奋引起传出兴奋。国美易卡的假设是十分一般的,与此同时,也是一个十分有力的理论工具。

根据这一假设,其余一切都随之发生:如果感觉系统和运动系统之间的交流存在的话 —— 这种存在是不容置疑的 —— 那么,这两个系统便成为一个较大系统的部分系统( partSystems),最终的平衡也就是这个较大系统的一种平衡。因此,最佳的平衡不仅是较大系统在其中得到平衡,而且也是两个部分系统中的每一个系统本身得到平衡。因为动眼系统的平衡主要由于眼肌的排列,以及由此产生的张力(stains),看来在双眼轻度歧异时可以达到这种平衡。